唐山詩人唐小米:走馬襄陽看繁花

來源:   作者:  發表于:2015-05-06 11:01:23  

襄陽印象

        未去襄陽之前,對襄陽的印象皆來自于一部蕩氣回腸的《三國演義》和一部豪情沖天的《射雕英雄傳》。想象中,那樣的城池,當有一種馬嘯西風,英雄暮色的蒼涼。那里的江山,當有一種青峰如刃,殘陽似血的悲情。因此,和同行的朋友們打趣,在襄陽,會不會看到滿街飛奔著快馬,或者在某個遍布古跡的街巷,偶遇一位身高八尺,赤眉虬髯的三國后人?

        夜色垂垂中,飛機終于降落在襄陽劉集機場。雖近盛夏,但持續陰天使這座城市暑熱盡掃,南風吻臉輕輕,竟有些微涼意和淡淡清香,環看四周,遠處黑暗中的山影高聳連綿,彷如一個巨人張開著雙臂,將這一塊小小的平原圈圍在懷抱,而稍近一些的森林樹木,自然也是高低錯落的影子,不過,那大塊形狀各異的暗影,是輕的,不時左右搖移,邊發出細紗巾般相互摩挲的沙沙聲,想必是樹葉。在寬廣的黑夜,隨時準備為夜風起舞的,只有樹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 我詫異于空氣中若有如無的香氣,既不同于夜來香的濃郁,也不同于青草的澀淡,介于花香和草香之間,輕聞,它仿佛就在身邊,深深吸時,又沒有了。引得我一時好奇心起,左右搜尋,才發現,我們要前行的主路旁,好多樹開滿了小花,一簇簇,一團團,黑夜里遠看還以為是樹葉,燈光下近瞧,才看出這些抱團兒開的花花色淡粉或深紫,花朵乍現,卻花苞滿枝,壓得樹枝都彎了,有風來,小小的花朵就俏麗著錯落飄動,問了同行的人,才知道,這就是紫薇花,在襄陽最常見,也是襄陽的市花。沿途淡淡的清香裊裊可聞,想必路旁種的都是這樣的紫薇樹,不禁心中暗自揣測,難道我想象中黃土蒼涼的襄陽竟是一座安靜的,開著花的城?

        從機場去市區還有一段路程,路上既未見到想象中的快馬,當然也沒發現仗劍俠客的身影,倒是一輛輛轎車往來穿梭,給這座城市打上了二十一世紀的標簽。路上,常能看到款式新穎、樣貌奇特的不知什么牌子的轎車,明晃著車燈一閃而過,大家都覺得好奇,原來,東風汽車公司就落戶在襄陽,現在,汽車及其零配件生產已成為襄陽工業的龍頭產業,既帶動了經濟,又拉動了就業。這里不僅有汽車城,還有試車場,無論多么新穎的東風汽車,必定先經過了襄陽人的眼和手,再駛向全國各地?梢,襄陽,真的是一座現代的城。

        隨著街燈通明,高樓林立,行人也漸漸多起來,顯然,已穿行在市中心了。途中經過一個廣場,叫做“諸葛亮廣場”,當地人都習慣稱之為“孔明廣場”。廣場雖稱諸葛亮,卻不是三國時諸葛亮住的茅廬草舍,圓形的廣場呈階梯狀盤旋拱起,正中聳立著諸葛亮的銅像,大約有十幾米高,昂首挺胸,直面前方,右手執扇胸前,左手挽背身后,仿佛早已謀略在胸,博大胸懷盡裝得這三分天下。廣場周圍錯落有致的柱形燈,顏色各異的箱燈,以及鋪掛在樹枝上瀑布般流瀉的流星燈,與周邊高樓大廈撲進云霄里的燈光交相輝映,呈現出一幅天上人間共流螢的美麗畫面。一行行隊列齊整的人們跳著廣場舞,幾個輪滑的孩子如幾尾小魚,追逐著沖出燈光織成的金網,又快速游弋著消失在人群中,只留下一串金鈴般的笑聲,讓我相信,襄陽,必是一座歡樂之城。

        同行的當地朋友介紹,這廣場,如今已成為襄陽市標志性景觀之一,在這里,曾多次舉辦中國十大品牌節慶,襄陽諸葛亮文化旅游節等慶典,已經成為襄陽的文化名片。而這座由紫銅鍛造的諸葛亮銅像,高14米,寬10米,是全國最大的人像雕塑工程。

        文化是歷史的鑿鑿證明,塑孔明銅像于廣場,大概不僅僅是為了祈祝襄陽人民智慧如許,襄陽更想彰顯的,必是文化吧。襄陽文化名人習鑿齒在《襄陽耆舊記》中有記載稱:“襄陽有孔明故宅……宅西面山臨水,孔明常登之,鼓瑟為《梁父吟》,因名此山為樂山。”孔明故宅就是今日襄陽的古隆中,看過資料記載:古隆中位于襄陽城西13公里處,至今已有一千七百多年歷史。山巒疊翠,溪水潺流,一派田園風光。羅貫中曾這樣描寫道:“山不高而秀雅,水不深而澄清;地不廣而平坦;林不大而茂盛。猿鶴相親,松篁交翠”。進入古隆中山口,必經一座三門石坊,正中雕刻著“古隆中”三個大字,背陰寫著“三代下一人”,意思是說,諸葛亮是夏、商、周以后的近千年來唯一的人物,也是中華民族智慧的象征。據說在草廬舊址處,還建有一座諸葛廬,于晉代重建,新建于清康熙年間,傍依明襄簡王墓。

        僅看這些資料記載,便已身臨其境。仿佛看到草廬前,諸葛亮躬耕隆中,縱觀世事風云,靜待叱咤驚雷,終成就絕世的“隆中對”,等來了劉備的三顧茅廬。想起《三國演義》中令人心生彷徨的那一段描述:“一天風雪訪賢良,不遇空回意感傷。凍合溪橋山石滑,寒侵鞍馬路途長。當頭片片梨花落,撲面紛紛柳絮狂;厥淄1捱b望處,爛銀堆滿臥龍岡。”

        回望歷史深處,只恐青山難拒老,唯嘆流水落繁花。越來越多的現代人用無知無畏重新演繹著歷史,好在襄陽人遵循著本真,還原了歷史的面貌,盡量在舊址上重建,不破壞原有的設施和樣貌,只要如此,不管是保存也好,后建也罷,對文化設施的保護、還原和創建,不僅粘貼完整了碎片般的歷史場景,也使人民祭奠感懷這位千年來唯一的人物時有了情感的托放之處,這于歷史于人民,都是一件好事。如今,襄陽不僅建有諸葛亮廣場,更有諸葛亮中學,孔明路,孔明菜等,文化滲透得如此深邃,一座城市怎會沒有靈魂?甚至,一座城市的人民怎會不時刻細嗅著這座精神花園中盛放的幽香?

        襄陽有2800年的歷史,襄陽的文化當然也歷經了千年的潤澤,除了諸葛亮,這里還是《詩經》《楚辭》的誕生地,這里有始建于元代的 “米公祠”,是為了紀念宋代著名書法家米芾而修建的祠宇,其中珍藏著米芾眾多手書法巾和碑刻,被稱為“文化寶藏”。這里也有建于東漢建武年間的鹿門寺,唐代詩人孟浩然、皮日休皆棲隱于此,是漢唐以來的佛教圣地和文人雅士的聚集地,直至現在,依然香火儼然。這里還有曾顯赫一時的襄陽王府;有東漢襄陽侯習郁仿范蠡養魚之法所建的習家池;有王粲所做《登樓賦》的仲宣樓;有成就晉代統一大業的將軍羊叔子登臨的峴山等等,文化古跡不勝枚舉。除了長期定居于此的文化名人,李白、杜甫、釋道安、柳永,元稹,張朝等文化巨匠都曾到過襄陽,為襄陽留下百余篇膾炙人口的詩篇,生動展現了各個時期襄陽的歷史文化、風土人情和江山面貌。流傳最廣的,當屬李白的一組《襄陽曲》:

其一

襄陽行樂處,歌舞白銅鞮。

江城回綠水,花月使人迷。

其二

山公醉酒時,酩酊高陽下。

頭上白接籬,倒著還騎馬。

其三

峴山臨漢水,水綠沙如雪。

上有墮淚碑,青苔久磨滅。

其四

且醉習家池,莫看墮淚碑。

山公欲上馬,笑殺襄陽兒。

    “花月使人迷”,不知李白穿越到今天,面對花月交映,燈火璀璨,人聲鼎沸,歌舞喧天的現代廣場會不會發出一聲幸福如斯的驚呼?!想來就算是喜歡隱居的世外高人,也會對廣大民眾這俗世的幸福露出微微的一笑吧。

        廣場是現代的廣場,孔明是古代的孔明,雖有些遙遠,但文化必有穿越的銳利和堅韌,人類尚代代繁衍至今越億年,穿越千年而被延續的,不是完美又能是什么呢?一方燈火下看文化的果實惠及民眾,使他們有了追憶歷史和創造快樂的地方,倒是文化反哺社會的收獲。如今,各處城市無地不文化,尋根溯源的樹立起文化的名片,文化也被稱為發展的“軟實力”,各處都有些大同小異的意思,不過,襄陽畢竟是襄陽,一覽之下,足見這座城市文化打造的不同凡響之處,歷史文化與山水資源的巧妙融合,現代都市與千年古城的轉承銜接,城市形態與人文元素的浸潤互補,一切都顯示出這座城市的鮮明特征。讓我看到,一座千年古城,即使埋身在現代燈火中,也不過是多了些晶亮的裝飾,它靈魂中厚重的城墻,舊瓦尖頂的閣樓,圍城而過的漢江上零星遠去的漁火,依然反射著歷史的青色光華,讓人猜測,在看不清的黑暗中,藏著千年的帆影和呼號。這種氣息,區別于現代城市的燈紅酒綠,這種歷史氣質的暈染,徒然讓諸葛亮塑像前歡騰舞蹈著的人們,更像是一種朝拜,是對一座千年古城歷史、文化積淀的敬禮。

        襄陽,不愧是一座歷史之城,文化之城。

相關推薦
25选7开奖结果一等奖